木棉道 · 中國雅事 | 插花,居室一抹香

自媒體 木棉道 2020/11/13 9:26:20

選嫣紅,裁嫩綠,春色傍纖指。

碧繡銅瓶,寒湛井華水。

疏疏密密安排,分濃配淡,

映一片、文心畫理。

重位置。小窗矮幾烏皮,蜻蜓翼明綺。

便到飄零,也在硯池底。

只愁簾外鶯兒,憐伊孤冷,

銜送上、隔鄰濃髻。

——王策《祝英臺近·瓶花》

有人說中國沒有插花,

有人說中國的插花在日本。

其實,我們每個人對中國插花的認知

都或多或少有些誤解。

中國,才是東方插花文化的起源地。

中式插花在秦代以前就出現了,

《離騷》“紉秋蘭以為佩”,

說的便是佩戴香花。

東漢時期,隨著佛教的傳入,

佛供花興起,中式插花初見雛形。

《修行本起經》中寫道:

“須臾佛到,知童子心時,

有一女持瓶盛花,佛度光明,

徹照花瓶,變為琉璃”。

隋唐時期,插花開始普及,

到宋朝達到鼎盛,

舉國上下各行各業盛行插花之風,

大詩人陸游、楊萬里都曾是插花的高手。

楊萬里云“膽樣銀瓶玉樣梅,

北枝折得未全開。

為憐落莫空山里,

喚入詩人幾案來”

而陸游則抒懷“床頭酒甕寒難熟,

瓶里梅花夜更香“。

這個時期的插花藝術注重理性意念。

突出“清”、“疏”,

形成清麗疏朗而自然的風格。

近現代以來,雖受外來文化的沖擊,

中式插花的影子漸漸被模糊,

但文化的根基沒有被時光抹去。

2008年,傳統插花正式被列入

我國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近幾年,隨著一批優秀古裝劇的呈現,

中式插花越來越受到大眾的喜愛。

不同于西式插花的

花量大、色彩絢麗,

中式插花以借花抒情、

托物言志為特色,

色彩淡雅、清新樸實,

更加崇尚自然美,

追求意境和韻味。

在構圖布局上高低錯落,

不拘泥于形式的自由花型

或是斜與平出的長枝條,

或是以旁逸斜出點點小花,

俯仰呼應,張弛有度,

清雅流暢,一如山水畫,

有遠景有近景也有留白。

在選材上講究品性。

凡材必有意,意必吉祥,

追求枝情華韻。

荷花出淤泥而不染;

牡丹國色天香,花中貴者;

梅花傲雪凌霜,花中清客;

蘭之幽懷若谷、

竹之虛心有度、菊之玉潔冰清。

折枝插瓶,回歸性靈之美,

讓日子散發一縷芬芳,

簡約樸拙的意境中,

流淌著四時的低語,

入眼是畫,入心是禪。

女人如花,花如女人。

愛插花的女子

亦是生活中別樣的風景。

她們自帶幽香,步步生蓮,

擁有與眾不同的靜美氣質

和高雅脫俗的藝術品味。

點擊圖片即可進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國風美衣▲

花開的時節,尋覓芳蹤,

著一襲改良唐裝漫步。

棉麻衣襟在暖陽的照射下愈加愜意,

靜謐的藍、端莊的立領與盤扣

仿佛一闋流傳千年的花間詞,

精致的刺繡盎然于袖,

舉手投足之時,暗香浮動。

點擊圖片即可進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國風美衣▲

輕觸花枝,馥郁襲人,

不經意間,改良旗袍便入了花影。

在修身線條的勾勒之下,

東方女子的婀娜身姿盡顯。

香風陣陣,輕紗如云霧般起舞,

紗上的花藤與真花融為一體。

點擊圖片即可進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國風美衣▲

那悠悠然走在蓮花池畔的,

是一位穿著改良國風的伊人。

文藝的小衫和裙裾

與清新雅致的荷花互相呼應,

精美的刺繡點綴著楚楚纖腰,

讓人不禁遙想,或許若干年前,

有一位民國的淑女也曾在此處賞蓮。

點擊圖片即可進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國風美衣▲

木棉紅是歲月中令人難忘的一抹驚艷。

穿紅色改良國風外套的女子,

仰望木棉,亦將木棉的氣質鐫刻在心間。

化繁為簡的設計散發著東方的雅韻,

一顆扣子綴著流蘇,

流蘇在繁花中飄動,分外生動。

而大氣的袖口因中國紋的修飾,

而變得更加典雅莊重。

點擊圖片即可進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國風美衣▲

蓮花有蓮花的姿態,

蓮葉有蓮葉的幽美。

改良國風長外套是花旁的清雅,

也是葉間的婀娜。

一氣呵成的長款剪裁,

將身材修飾得高挑又曼妙,

簡約的盤扣和立領,

展現出傳統的對稱美學。

袖口的刺繡緩緩散發出古典意境。

雖還未折花,卻好似已將花朵藏于袖中。

中式插花的理想境界,

不是將它像古董一樣束之高閣,

而是讓它重新流行于我們的生活。

居室里一瓶幽香,

身上一襲改良國風,

即是一種愜意的中式優雅。

條評論
評論
暖暖日本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