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詩里華服 | 南國有佳人,風雅矜清妙

自媒體 木棉道 2020/11/16 9:52:13

“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

“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

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

如果說,北方女子是大氣端莊的青云,

那么南方女子則是溫婉動人的流水。

詩情畫意的水鄉勾勒出她們的婀娜,

鳥語花香的四季描摹出她們的嫵媚。

這些南國女子們走過千年的時光,

也走進了文人墨客的文字,

成為令人向往的美好象征:

那曾在西湖畔浣紗的女子,

是讓一代梟雄為之傾倒的施夷光;

那曾從蘇州北上大觀園的閨秀,

是讓許多讀者魂牽夢縈的林黛玉……

如今,當我們再次翻開古典的書卷,

那些南國女子的典雅芳華

便隨著木棉道的華服款款而來。

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

朝游江北岸,夕宿瀟湘沚。

——曹植《雜詩·南國有佳人》

在南方,有一位美麗的女子,

她的面容若桃花般芳艷,如李花般清麗。

早晨她來到江北岸邊游玩,

夜晚她到蕭湘的小島中休憩。

想必這人水相依的情景,

定是令青年才俊曹植怦然心動,

以至于忘卻了世間煩憂。

美人漫步江畔,

飄逸的裙裾隨風飛揚,

是夢中歲月靜好的模樣。

龍綃照明珰,鳳釵橫貴寶。

新妝試鸞鏡,皎皎顏色好。

——鄧林《南國有佳人》

她穿著端莊精致的華服,

戴著光彩熠熠的首飾,

顏如渥丹,分外迷人。

這首詩里寫的是

一位待嫁的南方女子。

她裝束華麗,明艷照人,

好似將所有優美的字詞用上,

都不足以展現她的芳姿。

或許在自己最好的年華

遇見對的那個人,

本就是一種無法比擬的美。

南國有佳人,蛾眉艷清秋。

芙蓉含玉露,不足比嬌羞。

明月照裳衣,清霜肅衾裯。

因此貞潔性,宜為君子逑。

——周砥《擬古十首其三》

伊人的眉目好似清秋一般,

散發著婉約清雅的氣質。

她性格高潔,

身上的霓裳雅致得好像皎皎明月。

正是君子們所心儀的那種女子。

任繁花似錦,歲月喧嘩,

靜謐美好的南方女子,

總能不動聲色地惹文人墨客們愛憐。

她們手捧書卷、撫琴烹茶,

深情款款地書寫自己的詩意光陰。

這是一種濯清蓮而不染的清高,

也是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溫婉。

南國有佳人,輕盈綠腰舞。

華筵九秋暮,飛袂拂云雨。
翩如蘭苕翠,婉如游龍舉。

越艷罷前溪,吳姬停白纻。

—— 李群玉《長沙九日登東樓觀舞》

南國佳人姿態曼妙,善歌舞,

輕盈的裙裾在天空中飛揚,

翩翩然如幽蘭,婉婉兮似游龍。

南方女子身段的玲瓏、舞姿的靈動

通過這首詩展現得淋漓盡致。

女人的美不應只有一面,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正是詩詞中南方女子的寫照。

淮南春翠藹,幽谷何窈窕。

文章煥國華,風雅矜清妙。

南國有佳人,北極遙瞻眺。

——申佳允《南雍七子詩

南國佳人的美似乎已經穿越時空,

永遠停留在詩詞歌賦、華服旗袍、

以及和南方有關的事物之中,

她們是小巷里的丁香,

是細雨中的煙柳;

她們是李白筆下的“越女”,

杜牧心中的“豆蔻”;

她們亦是古往今來每一個

或穿著旗袍悠然徘徊,

或穿著華服珊珊漫步的詩意女人。

條評論
評論
暖暖日本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