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在等待

自媒體 中國書畫名家專訪 2020/11/19 14:38:59

?張行方系列文學作品欣賞之——

我的心在等待

有些事,有些人,有些過往的甜蜜或者慘淡,就像大街上南來北往的人群,剛碰面,就分開,一擦肩,一回眸,靜靜地來,悄悄地去,沒有留下繾綣,也沒有帶走纏綿,風平浪靜,波瀾不驚。

人生有一種遇見,沒有驚艷的開場,也沒有華麗的告白,只是人群中不經意的一面,只是相逢時簡單的一句問候,卻因你嘴角輕揚的那抹笑意而淪陷,從此一世相思。

君不知,從遇見你的那一刻開始,等待成了我生活的主題,從黑夜等到白晝,把滄海守成桑田,歲月蒼老了容顏,往事斑駁了記憶,我依然在我們相遇的地方,等君歸。

茫茫人海,一千種人,有一千種想法,一千種生活方式,一千種戀愛結果,無論世相紛繁,瑣事更迭,云馬煙牛,落花歸鴉,惟愿事事萬順,事事萬安,事事圓滿,事事都得償所愿,像趕海的人,起的準點,早的正好。

梅殘玉靨香猶在,柳破金梢眼未開。東風和氣滿樓臺。桃杏拆,宜唱喜春來。

元好問筆下的春景春情似小河溪水潺潺奔流,綿延不絕,美人香茗,歌舞管弦,吟詩對唱,輕舞長袖,裊娜多姿,多么令人神往,給人以身臨其境,如沐春風之感,使人神迷春花,如墮春風,沉浸于春聲春色春覓中,夢牽魂繞。

短短的二三十個字,字字珠璣,妙筆生花,藏著多少妖嬈,多少嫵媚,多少風情萬種,多少抱著美人歸的天賜良緣。

愛是需要回報的,沒有回報的愛是維持不久的,更是難以盛開的長久之花。你說的那句話:愛情是一個人不能完成的。我,很認同。

我們可以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散步,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哭泣,一個人發呆,一個人熬夜,一個人旅行,一個人唱歌……可是,唯獨只有愛情是不可以一個人獨立去完成的鴻篇巨制,一個人的愛情支不起兩個人的天空,那是傳奇故事,那是空穴來風,那是海市蜃樓,那是像雨像霧又像風的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一場鬧劇,形只影單,不得始終。

曾幾何時,我都在尋找這樣的機會,可機會就像小偷,來的時候悄無聲息,走的時候讓我損失慘重。

我,常常未覺先機,痛失良機。

有的人向往遠方那桀驁不羈的天空,喜歡那自由自在的旖旎風景,聽風看雨,觀日賞月,伴荷問蘭,登山涉水,在行走中解脫,在行走中感受自然的美妙。

有的人則喜歡流連于古鎮城市的大街小巷,在那霓虹的迷離中,在那酒精的刺激下,在那激越的鼓點里,尋找心動的瞬間,放縱的理由,在呼吸間感受生活的俊逸絕美。

人的一生,就是一個不斷等待的過程,人總是在一個個等待實現之后獲取力量,積蓄勇氣,磨煉心智,繼續下一個等待。

蒼山雪,洱海風,一個俠骨凜冽,剛正不阿,一個柔情百種,軟語輕歌,雖然各有風情,境界不同,空差相隔,時令迥異,但那一回眸的嬌羞,如同叩仰百世的期盼,讓我神魂顛倒。

一座座酒吧,一片片風景,一曲曲長歌,一個個美女,也許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就邂逅了一段美麗愛情。

等待,如同企鵝登陸前的蓄勢,默默沉潛只為騰空而起,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即使短暫,也是輝煌;等待,好似曇花一現前的醞釀,敲碎季節的容顏,只為在清輝下吐出一抹芬芳,不求地久天長;等待,恰若春暖花開前的冬眠,忍受寒風凜冽,哪怕暮鼓晨鐘,霜雪浸潤,只為來年的草長鶯飛,春滿人間,為人們撥云見日,華麗一場。

一個春寒料峭的暖午,一文友邀約聚會,又一次脫單的機會,我精心準備,走起。

美麗的聚會,也許只一個回眸,也許就有一個帶著丁香氣息般的姑娘,姍姍而來,登場入戲,那婉轉的嬌媚,那唯美的油紙傘,說不清都承載著自己的向往,從此,人雙行,不單飛。

很多時候我在想,人生其實是旅行,如果有機會一定要牽著戀人的手一起走過一條雨巷,一座回廊,一場花事。也只有這樣,當我們在喧囂的城市里,在那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內心方有一絲美好,一席恬園,值得我們去憑吊,去宣泄,去收藏。

春風吹拂桃花面,伊人獨憑欄,百合一般靜美的你總會在不經意之間燦然開花,流水有情,落花有意。

我說:美麗的東西其實難以擁有,比如喜歡一個人很多年,得到她結婚的消息,便瘋了似的,趕了兩千公里的路程想要去搶婚,結果發現人家是幸福的,開心的,夫唱婦隨的。此時終于恍然大悟,愛情是需要擇時開口的。光等待不表白,所有的完滿想象都是空歡喜,無花果,所以美好的東西在光臨你的命運領域之時,要迅速抓住,一旦飛走了,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獨享的愛,只能掩藏于心,只能懷念。

人啊,生活中,臉上的快樂,別人看得到。心里的痛又有誰能感覺到,誰又能解個中原委。對一個人投入的愛,總想如播出的種子,能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于是,癡癡地懷想,眉頭走下,進了心房,含在嘴里怕化了,掉在地上怕碎了,拿在手里怕丟了,期待花好月圓,即使知道對方名花有主,也不放棄,不是不死心,而是死不了心。只能無望的等待,把自己傷的體無完膚。

愛你,一心一意,我,冰雪純潔,還在原地,用溫情和寂寞織一張相思的網,等你。

素心洗流水,一世等一人。為你,無悔,不舍晝夜。

我真的愛你,閉上眼,以為我能忘記,但流下的眼淚,卻沒有騙到自己。

歲月斑駁,已然不知該如何收尾,蕭殺冷冬,走在幽長的胡同,青石黛瓦,記載了歷史,勾勒了歷史,前世,是否還有一個如我一樣的姑娘,拋了繁華俗世,只觀望咫尺天涯,一種情懷,為你踏歌而來,為你叩問蒼天。

偌大天地,竟是求不得歸舟放鶴,三千冷雁已南歸,雙眸回望累浮生,憑欄思索苦皺眉,多少夢意似是非,忘穿銀河,奈何橋頭,一朵花開,香了夢境,當時只道是尋常,哪知道,任何事情都有陰陽,前世相欠,今生來還。

我們看著男人往前走,大步流星,奔向那高高的山頂。而你所能做的,必須是不停砍斷舊有的念想,砌起銅墻壁壘。因為你之所衷,正是他最無需照看的東西。哲人說:留住一個男人,必須讓他身逢絕境,無路可走。

我心豁然開朗,現在雖然是還有點恰到好處的憂傷和心滿意足的疲倦,但已不彷徨。

你回程的路上,我在遙遙相望。

我多么希望和你是鉆石之遇,鉆石是最珍貴的,但是有棱角,藏在心間有時會有刺痛感,會讓你我時刻清醒,時刻珍惜。

就如我們在青春年少的很多時候,當遇到一份美好的東西時,想到的并不是要去占有她,而是想保留她的美好。

所以,為了你,我會空出整座心城去等待你,哪怕是在夕陽路口踩著你路過的背影,雖然不敢去正視你,因為我不愿破壞這份美好。

再見,艷遇一樣憂傷的我。

再見,雨一樣惆悵的你。

編輯:高華芬

作者介紹:

張行方,全媒體記者、中國散文家協會理事、中國書畫院高級院士、中國書畫名家專訪網主編、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安徽省硬筆書法家協會宣傳部長、故宮博物院安徽省書畫考級中心副主任、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安徽工作部總編、安徽古塬書畫院副院長、美國書畫研究院無錫分院執行副院長、知名作家、文藝評論家……

長于散文、詩歌、評論、長篇小說及非虛構等文本創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旁征博引、厚重飄逸、氣勢恢弘、張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滿靈魂的叩問和哲學的思辨,立體之藝術美感躍然紙上。

出版有:文學作品集《等你回航》

供職單位:全國公安文聯《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安徽工作部


條評論
評論
暖暖日本在线观看